Pnuts CC's Blog Flower & World, Life & Paradise.

18May/142

归来

归来

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。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。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
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《归来》的电影一共看了两遍,第一场是跟芸潺去看首映,第二场是拽着爸妈去的。第一场是笑着辛酸着看完的,而且全场也不少笑声;而第二场大概是因为已经知道剧情的原因吧,一直没笑出来,却掉了不少眼泪,不过自己有些奇怪的是,整个演播厅里也几乎没有笑声。或许,第一天和第二天的观众不是一个年龄段的?果然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人。

开始的时候,看到孩子母亲的心因性失忆,总是会联想自己的脑膜炎。同样是失忆,同样是不记得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。只是自己不久就想起了那些被遗忘的事,而在对于她来说,剩下的就只有一封封没有被寄也去的信。“大概是写信的人有什么纸就用什么纸吧”,“大概都是摸黑写的吧”。这些话听着既好笑又辛酸。不过这篇博客并不是因为联想起自己的病才写的。更不是用来评价那个年代,自己没有经历过,更没有权力去评价那个时代。只是觉得不能白掉眼泪,总得留点东西下来。

电影的故事很单薄,只是讲述了一场伟大的爱情,男主角努力去让自己的妻子回忆起自己的故事。可以说整个电影完全是靠演员的演技来感动观众的。个人觉得,导演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其实还是很用心的。

二十年的相隔,让“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”。陆焉识,焉识,多么有含义的一个名字。看了看下面的英文字幕,把“陆焉识”翻译成了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母“LU”。大概,这就是中文的魅力吧,可惜外国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。

“我爱人五号回来。”。在她心中,一直有那么一个放不下的期盼,一次次的等待,一次次的失望。以至于连焉识都看不下去了,“非去不可么?”,他带着恳求的语气去问她,她却始终不肯放弃。

很多年后,也就是在电影结束时,火车站出站口前,举着的牌子和站旁边在的陆焉识,那一幕,仿佛想要去证明什么。可是在本该找到答案的时刻,生锈的铁栅栏缓缓的关上了。画面渐黑,演员表放出,演播厅的灯亮起,我听的见很多观众也包括第一次去看的自己,略带惊讶的问,“这就结束了?”。电影结束的很突然,没有一个所谓“完美”的结局。

或许这样的不完美也是一种完美,就像她女儿说的,你不是就想陪在她身边照顾他么?无论在她眼中,自己是读信的,修钢琴的,拉车的,哪怕是方师傅也好,只要陪在她身边就好了……

P.S.

看完整部电影,对那个年代又多了些了解。原来文化大革命就是1966年5月16号大革命开始的。张艺谋选5月16号这一天做为“首映”,也算是“别有用心”了。

Filed under: Uncategorized Leave a comment
Comments (2) Trackbacks (0)
  1. 勇气是控制恐惧心理,而不是心里毫无恐惧。

  2. Right here is the perfect website for anybody who would like to find out
    about this topic. You know a whole lot its almost
    hard to argue with you (not that I actually will need toHaHa).
    You certainly put a new spin on a subject that’s been discussed for a long time.
    Excellent stuff, just great!


Leave a comment

No trackbacks ye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