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nuts CC's Blog Flower & World, Life & Paradise.

15Jun/1017

一束百合,一只纸鹤

大家都在更新Blog,我也不能落后不是。不过,很久不写Blog,写起来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的,没有逻辑感真是抱歉。

不多说,BGM:

Audio clip: Adobe Flash Player (version 9 or above)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.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.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.

(BGM是《我们的存在》的OP,选这首曲子没别的意思。只是想表达这样一个事实:我们——在这个工作室——存在过)

初逢

“一束百合,一只纸鹤,为百合送行”,这么一句话,在没有微博和校内的那个时候,仅凭着手机短信就传遍了整个南大。现在想想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呢。没能亲身经历那一段历史,也算是一个遗憾了。只能从四处收集来的零星记载猜想那时的景象:

蒙蒙的细雨中,几百朵百合和几百只纸鹤静静的躺在那里。或许对于站在最外层的公安叔叔们来说,这是一场在甘地精神指引下的斗争。但对于站在圈内的人,这并非无声的抗议。他们只是在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来表达对百合的那份喜爱之情吧。

*只可惜那个时候还不兴自造词,不然“非法献花”绝不会是2010年才有的。

就是这个故事,让我在那个爱情还没萌芽(为什么这句读的我这么恶心)的年龄,有了那么一种罗曼蒂克的感觉。这也是我对百合(不是工作室)最初的印象了。虽然无关工作室,但就是这件事,让我对工作室有了那么一种向往。之后不久,我便见到了烧饭大叔……(为什么这半句这么有喜剧效果呢?)

200952621422970398

(墓碑上的百合与纸鹤。要不是墓碑上的那个名字,这张图与意境超符合的说)

相识

mikujiang 

在工作室的第一学期的印象并不多,简单做个总结好了。

只记得第一个跟我说话的是一个“只是纯洁的”人,

而第二个是“我很纯洁的”人,

第一天唯一的熟人是例会出勤率和我互补的人,

一直记不住名字的是声音很“丝蚊”的人,

最膜拜的是爱讲故事、有花一般名字的人,

最惹人爱的是不穿裤子的人,

最让我好奇的是一个不知道如何称呼的人,

最惧怕的是一个很稳重的人,

最敬佩的是只控一只loli的人,

最开朗的是喜欢炒股的人,

和我毕业后有同样打算的是记会议记录次数最多的人,

经常聊天的是开会只要5分钟的人,

最感激的是每次与之聊天时都让我心脏乱跳、口齿打结的人,

一直记错年级的是一个很会做饭的人,

一直没什么印象的是坐在254边上敲键盘的人,

还有一个后来经常把工作推绐我的人。。。

有兴趣的对号入座一下吧,在评论中回答,全猜中有奖~~排名不分先后。

结缘

送走了老一届的负责人,发现自己也成了“老人”,在工作室的第二个年头里,发生了好多有趣的故事。可惜我讲不出那么有趣的故事,就用这张图来说明吧~~

IMG_2640

自责

我不是一个称职的负责人,虽然也试图努力着。看着开例会人的越来越少,心里也满不是滋味的。让工作室没落成今天这个地步,估计我是没脸见前辈们了。

告别

3b3425099eee7abbd1581bb3.jpg

就是这样了,闹着,笑着,气着,吐槽着,然后又笑着,一起走过了两年的时光。

终于是说再见的时候了,虽然并不悲伤,却有那么一点……(只有一点点)

……寂寞呢。(不娇一下怎么可以)

>>一束百合,一只纸鹤,为自己送行。<<

Comments (17) Trackbacks (0)
  1. 我知道我是哪一个

  2. 括号永远是破坏全文意境的杀手

  3. 求最系列内幕八卦

    • 如果不是今天备份数据库时顺手翻了翻。。这两条评论就永不得见天日了。。全部被系统判做垃圾评论了。。。

  4. 原来俺就是那个稳重的人 恩

  5. 相逢何必曾相识,梦里见你千百回。
    保安在向你表白呢 见你没反应 当然要找个台阶下
    – =


Leave a comment

No trackbacks yet.